杜邦在英國諾丁漢郡主持消防救援行業圓桌會議

杜邦在諾丁漢郡消防救援總部主持圓桌討論會議,鼓勵大家探討消防救援行業中有關個人防護裝備(PPE)的熱點問題,旨在幫助消防員全方位了解個人防護設備要點,在選用防護裝備時做出更加正確的選擇。

圓桌討論會議

本次討論會議的參與方包括領先的纖維制造商、紡織廠、服裝制造商和消防總長。其中,消防總長回答了《消防時報》讀者圍繞“熱積累”、“開裂”和“成本與穿著壽命對比”這三個話題提出的各種問題。

在本部分(即討論會議的前半部分)中,《消防時報》報道了有關熱積累的討論結果。

與會人員包括:

  • 諾丁漢郡消防救援局消防總長 Frank Swan (FS)
  • 沃里克郡消防救援局消防副總長 Gary Philips (GP)
  • Heathcoat Fabrics 防護服面料部業務經理 Mark Drysdale (MD)
  • 布里斯托爾機場消防部消防總長 Symon Clifford (SC)
  • Hainsworth 銷售經理 Charlotte Brandt (CB)
  • Lion Apparel 服務交付經理 Richard Ballheimer (RB)
  • 杜邦防護技術市場經理 Zoltan Nahoczky (ZN)
  • Bristol Uniforms 聯合執行懂事 Ian Mitchell (IM)
  • 圓桌會議主席、前消防主管 Anthony Norbury (S1)
  • 杜邦顧問 George Farenden
  • 《消防時報》的 David Holden

諾丁漢郡圓桌討論會議第 1 部分: 個人防護裝備熱積累

S1     熱積累問題在英國還未達到廣為人知的程度。各家面料和服裝制造商普遍認為,消防員不清楚熱積累的危險,也不知道這種狀況對認知過程的影響方式。 外套的結構和設計對于消防員的健康和安全也是至關重要的,不恰當的結構會增加熱積累的危險。 研究表明,消防員在開始體力工作之前,報警聲所產生的心理作用就會提高積累水平和體溫。 所產生的熱量需要釋放出去,因此面料必須透氣。 服裝的重量也對性能效果產生重大影響。 深入了解這個問題,對消防員的長期健康至關重要。

FS     我認為,消防員肯定知道這個問題。 我想,我們在最近幾年做了大量的工作,消防員現在所獲得的訓練和信息量很可能已經大幅提高了他們對這個問題的認知程度。 但問題是,在實際滅火時,他們不會像在訓練時那樣想到要運用培訓知識,手頭的任務成為他們的首要問題。 我想,我們應該嘗試教授并保持這些信息流,這樣,當他們在實際滅火時,也會恰當關注他們在高溫下的體能。 我們要確保他們在實際滅火時會立刻回想起培訓知識。

GP    嗯,Frank,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我們認識到,有些消防救援局,如西米德蘭茲郡消防救援局,主要采用雇用服務。消防員在聽到報警聲后趕到消防站出警,他們要穿上一流的防護設備,但里面很可能會穿一條牛仔褲之類的衣服。 那么,我們就要考慮這樣一個問題:當消防員里面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時,防護設備的效果怎么樣。

MD    從制造商角度而言,熱積累問題顯然由來已久,但我認為,理解這個問題只是一個方面。 制造商需要拿出一個解決方案,但消防員可能會遇到各種不同的情況。通常,我們要尋找一種適用于所有可能情況的防護設備,當然,所有這些可能情況之間的差異很大。 盡管如此,我們還要考慮其他因素。 消防設備由各種材料制成。 我們把外層面料當作解決方案,讓其具備最佳的透氣性和舒適性,但熱積累最少。 但是,這只是答案的一部分,您需要將外層面料與膜、耐熱襯里和內襯面料組合到一起。

SC    防護服與內衣的相容性問題由來已久。 我們總是弄不清楚,我們可以穿什么,不可以穿什么。

IM     我想,服裝制造商在過去二三十年里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以前,大家過于強調保護消防員的安全,因此,在研發面料時大多側重于提高防護效果。 自 PVC 緊身褲和毛紡束腰外衣之后,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我認為,我們在熱防護方面已經做得相當不錯,現在應該更多地關注心理方面和熱積累問題。 歸根結底,服裝制造商必須遵守那些與制造消防設備及其相關測試有關的標準。目前,測試的所有強制要素都主要跟熱防護相關。 影響熱積累的心理要素僅僅作為標準的資料性附錄,而不是標準的強制部分。 如果標準沒有改變,那么它永遠是次要考慮因素。 最后則是嘗試在熱防護和舒適度之間達成妥協。因為這兩者不一定能并存,所以需要進行取舍。

CB    在消防員每天遇到報警聲時,熱積累也會發生作用。 在滅火時,您當然會感到熱,但我們首先嘗試解決的是日常舒適性問題。

RB    我覺得,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總歸要有所取舍。 盡管如此,如果在標準中將熱積累強制定為一個重要元素,那么熱積累會獲得更大的關注。

MD    我們當然希望每種場景有一個不同的解決方案,但我們必須面對現實。 有多種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例如,分層方法,根據所遇到的危害添加恰當的服裝等。 但這在實際管理上會出現問題。

GP    在向雇用人員傳達信息時的困難在于,如何讓他們理解防護設備給他們帶來的好處。 雇用消防員在穿戴防護設備時,里面很可能穿著牛仔褲和套頭衫。 不到十分鐘,他就會抱怨說,穿著防護設備太熱了。

ZN    確實如此,這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但是,我們可以看一下多層服裝中外層面料的功能,了解它如何有助于排出人體的濕氣。 如果重量恰當的外層面料具備合適的透氣性,實際上可以幫助膜呼吸,讓人體在自然冷卻過程中更好地工作。 此外,我們也應該看一下外層面料的透氣性,不僅要看外層面料在嶄新狀況下的透氣性,還要看它經過五次、十次或二十次洗滌后的透氣性。

FS     我想,現在的問題是,鑒于我們在過去十年成功實施了預防性戰略,消防員在訓練中遇到熱積累和炎熱環境的可能性要比他們在實際工作中更大。 消防員在參加工作后也許要等三到四年,才會面對真正的風險。 我們要教導消防員有關熱積累的效應,也要認識到如今接觸熱積累的機會很少。

S1     火災防御和響應管理辦公室 (DFRMO) 的 Neil Green 問道: “既然我們知道有些現代材料和面料能夠極大地降低熱積累情況,只是價格較貴,那么我們有何正當的理由讓我們的員工忍受熱積累的痛苦呢?”

FS     我想不出有什么正當的理由。 當然,實際上,隔段時間就會出現更加先進的材料。但問題是,大多數消防救援局,無論是私人服務、公共服務,還是機場服務,都有運作周期,并時常會更換其個人防護裝備。 如果我剛執行完一個綜合性的個人防護裝備更換計劃,而明天又出現了一種新技術,那么我就不可能在今后五六年內購買該技術。 如果我們恰好處于更換個人防護裝備的時間點,我們會更換裝備,也可以利用任何可用的技術。但是,在這之前,我們必須湊合使用我們現有的設備。

MD    另一個問題是,可能有一種特定面料或組件在熱積累方面表現得特別優秀,但把它與其他組件組合起來,它就會失去原始面料的效果。

CB    我們必須采取綜合處理方法。

S1     諾丁漢郡消防救援局的 Bryn Coleman 說: “在夏天,我們在森林火災中遇到了熱積累問題。有人建議說,我們應該看一下合適的 Nomex? 類型的長袖襯衣,這種襯衣穿在身上可以減少熱積累,但目前英國市場上沒有供應此類產品。”

RB    在整個歐洲和美國,Nomex? 褲子和襯衣是穿在消防設備里面的。但 EN469 標準規定,防護服必須能夠單獨提供防護效果。

CB    也有林野標準可依。

IM     沒錯,確實有林野標準。但這一切要歸結到成本問題,您不可能為每種場景單獨購置一種特定的個人防護裝備,預算沒有這么多。 最終,所提供的防護服必須既能用于最糟糕的情況,但在設計和材料結構上又能減少較好情況下的熱積累效應。

S1     我們的小組成員 Symon Clifford 提出了第三個問題: “我們的每個身體部位都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因此各種感官都接觸不到可能的危害。這樣,我們是否反而將消防員置于更加危險的境地?

FS     自從我們更換個人防護裝備之后,消防員能夠比以往更早地感受到熱,因此他們能夠感知到危險。 我們必須轉變整個思想觀念,改變他們的思維模式。不過,就目前而言,如果您感覺越來越熱,就必須撤退。 因此,您所選的個人防護裝備可以提供幫助。不過,我們還需要借助“信息、教育和訓練”。

IM     但是,盡管有最美好的愿望,也提供了所有的知識,還是會有人為因素,不是嗎?

ZN    至于在多大程度上推廣有關防護效果的營銷宣傳,纖維、面料或服裝制造商也存在相應的責任。 我們是否想要制造能抵抗三到五次爆燃,甚至多達十次爆燃的防護服? 我認為,我們也要抱著負責任的態度,不能言過其實。

CB    我們是有可能制造出這樣的防護服,但我們是不是忘了穿防護服的人? 防護服也許能經受住烈火考驗,但消防員呢?

閱讀圓桌會議第二部分有關防護服“開裂”和“成本與穿著壽命”討論的報道。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